农村土地流转网

人称 香江第一才子 的陶杰,哪里去了

发布日期:2021-10-16 21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文/屈颖妍

见微知著,尤其在判断一个人的时候。

上星期我在小栏写了篇文章《特务的名片》,谈及一位纪律部队高官与在港CIA交手的经历(在此重申,我没说过这高官是警察),中间写到美国领事馆宴请的饭局,提到一句:"人称香江第一才子的陶杰次次出席。"

我文章目的是说美国中情局干预香港事务有迹可寻,陶杰那一笔只属过场,没想到,却触动才子神经,洋洋洒洒写了二千字来反驳,还借此机会呼吁大家订阅他的Patreon,看他更多评述,乘机

其实,如果才子想否认跟CIA有关系,说句"No"不就可以吗?为什么要写二千字来掩饰那个"No"?还加句:"哈哈哈,哈过新疆哈密瓜",那种多余的嘻笑,更显才子心虚了。

是的,才子是应该惊的,一个从九龙塘时钟酒店开房出来,见到记者都惊到要用厕纸包头的书生,今天面对国安法,再回想自己所作所为,唔惊就假。

才子说自己有"市场知名度",故我特别提他名字来加强"票房效应",那才子就表错情了。我写此笔,不是给才子看,更不是给才子的粉丝看,而是给国安公署看。

市民看到罪案发生要报警,国民发现卖国贼也要通知国安。况且,这种时候躲去英国,一是犯了罪,一是身有屎,才子属哪一种?想必国安早有档案。

才子鸿文还提到,他不认识我,只是"十年前在人头涌涌的场合好像寒暄过一两次",不知何来的"私怨",被我写进文章。

所以说,见微知著。

2012年底,我写了本书《火树飞花》,讲的是1967年反英抗暴少年犯的故事,这书其中一个写序人,叫做陶杰。香江第一才子竟然为一个三唔识七的作家写序,认真畀面。

话说回来,我跟才子没私怨,好多年前,我更是他的读者。一直有追看他的专栏文章,觉得此人博学多才,文笔犀利。

然后,反国教、占中、黑暴,陶杰跟城中几个才子一样,变成一种我非常鄙视的人,就是用满肚学问,去蛊惑大众。

他们带领舆论,偷换概念,或写文章、或当KOL,用似是而非的知识误导香港人。

我无墨水,尚且知黑白;他们博学,却不辨是非。原来,用学识害人,衰过黑社会。

精人出口,笨人出手,当日大家听从KOL煽动,上街打砸被捕后,回头看看,当日拍掌叫你们去冲的KOL哪里去了?萧若元、沈旭晖最早跑到台湾,刘细良去了加拿大,陶杰躲到英国,还当上英国楼盘代言人,继续赚手足钱,吃人血馒头?

如同吹魔笛的人,KOL把信众领到悬崖自毁后,已施施然逃到外地,隔着空气叫你死守,还要付费订阅他们的频道作进贡,而你呢?即将踏进监房,或已坐在狱中,失去所有。

来源:文汇报